对中国污名、造谣、道德捆绑……有些人是真急了

更新时间:2021-06-17 09:19:14 作者:储金和 阅读:86527

“中国病毒源头论”、“中国不透明论”、“中国转移责任论”等荒谬论调,无非就是抹黑中国国家形象、诋毁中国政府作为、挑唆不满情绪,最后,绕来绕去,就又绕到了意识形态偏见的老路上。希望,当我们回顾往事的时候,是“人类第一次空前团结在一起,共同克服了一场危机”,而非丑陋的“病毒的政治”“政治的病毒”。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回怼美国了。“请不要将这种病毒政治化。它正在利用不同国家之间的差异。如果你想(被它)这样利用,如果你想有更多的裹尸袋,好,那你就这么干吧。”“如果你不想看到更多裹尸袋,那就不要将它(病毒)政治化。”谭德塞给出的信息简短有力:让病毒远离政治!疫情要与政治隔离!为什么谭德塞这回态度如此强硬?为什么连“裹尸袋”的重话都出口了?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之前公开指责世卫组织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不力,偏袒别国,还威胁称美国将暂停向世卫组织缴纳会费。迎面投我巨石,报以雷神大锤。谭德塞还表示,国家团结对于击败病毒非常重要,没有团结,即使拥有更好的卫生系统也会陷入困境,因此“不要用疫情进行政治攻击……这不是一件政治可以利用的事情,它如同玩火”。

谭德塞还列出了世卫组织为应对新冠疫情危机所采取行动的时间表。他说,元旦当天,在中国武汉报告一批后来确定为新冠肺炎病例的1天之后,世卫组织启动了事件管理支持团队。1月5日,世卫组织向所有会员国通报了新的疫情,并在其网站上发布了疫情信息。1月10日,世卫组织发布了一份关于如何发现和检测潜在病例的“全面指导性”文件。

谭德塞说,今年1月下旬,在中国境外首次报告社区传播病例后,世卫组织“宣布了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情况”,“这是我们最高级别的警报”。“我们已经尽了一切努力,但我们将继续尽力而为——夜以继日——就像我们一直在为拯救生命做的一样。我们不想浪费时间。”

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也回应了此事: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世界卫生组织在谭德塞总干事带领下,积极履行自身职责,秉持客观科学公正立场,为协助各国应对疫情、推动国际抗疫合作发挥了重要作用,得到国际社会普遍认可和高度赞誉。刚刚结束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特别峰会发表声明强调,要完全支持并承诺进一步增强世界卫生组织在协调国际抗疫行动方面的职责。中方将一如既往坚定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工作,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在全球抗疫合作中继续发挥领导作用。在当前全球疫情快速蔓延形势下,美方表示将暂停向世界卫生组织缴纳会费,将严重影响世卫组织的正常运作,不利于国际抗疫合作。“希望各国同舟共济、守望相助,共同为全球抗击疫情做出贡献。”

同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声明支持世卫组织。古特雷斯在声明中称:“我认为,世界卫生组织必须得到支持,这对于全球成功抗击新冠疫情至关重要。”

特朗普为什么要向世卫开炮,为什么暗指世卫偏袒“别(中)国”?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新冠肺炎疫情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4月10日6时30分,美国累计确诊454304例,死亡病例16294例。与前一天6时30分数据相比,美国新增确诊病例29359例;新增死亡病例1765例。纽约州是美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当地时间9日,美国纽约州州长科莫说,过去24小时,纽约州新增死亡病例799例,为有疫情以来最大增幅,累计死亡病例7067例。 此外,美媒援引国防部官员消息称,两名隶属于“尼米兹”号航母的舰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至此,美军已经有4艘航母出现新冠病例,分别是“里根”号、“罗斯福”号、“尼米兹”号以及“卡尔•文森”号。结合美国疫情数据,大家再来品一品这条新闻:当地时间4月9日,白宫在其官网上发布的每日简报中罕见地批评美国之音(VOA)。白宫称,VOA是由美国纳税人资助的全球新闻网,每年花费约2亿美元用于向全球人民“讲述美国的故事”和“清晰有效地介绍美国的政策”,然而,VOA如今却“经常代表美国的对手发声”,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际也不例外。那么,VOA怎生“代表美国的对手发声”呢?原来,VOA不过是赞了下中国为抗击新冠病毒在武汉采取的“封城”措施,并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了武汉“解封”当晚的灯光秀等相关报道。

在各国努力控制新冠病毒传播之际,若干别有用心的政客,依然抱守旧辞不放,顽固地试图找出一个“敌人”——比如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再将新冠病毒与中国关联在一起,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之子、巴西众议员爱德华多称新冠肺炎疫情是“中国的错”。其他地区的政客,包括英国在内,也在说中国应为此负责——哎,这人呐,一急,就总寻思着要转移视线、浑水摸鱼了。执意将一种病毒及其所致疾病与某个地方、某个国族关联在一起,是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传染病流行病学家Adam Kucharski在他2月出版的应时之作《传染的规则》(The Rules of Contagion)中这样提醒我们:历史表明,大流行会导致一些群体被污名化,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所有人都要谨言慎行。如果存有疑问,可以征求他人意见,但无论如何,一定要落到实实在在的证据上。否则,后果真的很严重。自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世界各地的亚裔成为了种族主义攻击的对象,产生了难以计数的人力代价,包括对他们身心健康和谋生方式造成的损失。执法机构表示正在重点调查仇恨犯罪,但是这些行动,对于一些业已被伤害的人来说,可能为时已晚——外网消息,4月5日,纽约布鲁克林一名华人女性被男子泼硫酸,她的头部、上身、手和胳膊都被严重烧伤,警方正在寻找信息。

新冠病毒污名化必须停止——刻不容缓!

让我们愤怒的是,某些政客管不好病毒与民众的隔离,却特别热衷于和谭德塞呼吁的反着来:你高喊疫情要与政治隔离?我不!疫情偏偏要跟政治掺和在一起!巴西教育部长温特劳布(Abraham Weintraub)正是一例。他在推特上大放厥词,中国想通过疫情“主宰世界”,并以充满种族歧视色彩的口气嘲讽中国人讲葡萄牙语的口音,引发中国驻巴西使馆的严厉谴责和巴西舆论的广泛批评。

话音方落,温特劳布居然又玩了类似“直播吃翔”的那套:“如果他们(中国)愿意卖给我们1000台呼吸机,那么我愿意跪在大使馆面前,道歉并且说我是傻X。”

歧视、污名、造谣、道德捆绑……此事未完,另有插曲。有声音将温特劳布的态度和不久前部分媒体报道的“中国取消巴西的呼吸机订单并转卖给美国”一事联系起来,认为这是巴西对中国的行为表达不满。但是,据知情人士透露,所谓的呼吸机订单风波其实和中国完全扯不上关系:相关商品是巴西某地方政府通过一家美国中间商从中国采购,中国生产厂家已交货给美国中间商,而这批呼吸机之所以迟迟无法运到巴西,是因为美国中间商在美国迈阿密机场先后和当地政府与其他美国企业之间发生纠葛。

当地时间8日,我驻加使馆发言人针对近期加拿大部分媒体与美国一些政客一唱一和,将新冠肺炎疫情政治化、把病毒标签化、对中国污名化的做法,发表谈话,句句一针见血,掷地有声:

“中国病毒源头论”、“中国不透明论”、“中国转移责任论”等荒谬论调,无非就是抹黑中国国家形象、诋毁中国政府作为、挑唆不满情绪,最后,绕来绕去,就又绕到了意识形态偏见的老路上。

了无新意,但见恶意。

中国做得还不够好?不给力的,到底是谁呢?英国路透社一篇反思英国疫情暴发的深度报道,说明了很多问题。该报道称,为英国政府提供建议的科学家们,早在1月中下旬就已经通过中国的情况意识到了新冠病毒疫情的严重性。可是,这些科学家没有特别强烈地向政府表达他们的担忧,督促政府提升预防等级,更因为担心触犯英国的“政治正确”,没有去准备任何大规模的出行限制策略……

抗疫初期,英国的放松态度气坏了《柳叶刀》的主编理查德·霍顿。路透社报道提到,理查德·霍顿在2月13日接受英国BBC采访时就表示,英国政府和公共卫生系统浪费了准备隔离措施和大规模检测项目,以及储备呼吸机和防护用品等物资的时机。他还在《柳叶刀》稍后的一篇社评中称,“中国一线传来的紧急警告”和英国政府得到的“乏味的科学评估”是完全不相符的,并斥责这是英国的一场“国家级的丑闻”。

建议某些国家的某些政客好好看看这篇报道。警报早已响起,自己没有及时行动,何必事后作怨天怨地、怒气冲冲状,急不可待地找替罪羊、假想敌呢?原本,我们是可以避免更多悲剧的啊。

值得分析的是,欧美一些国家的领导人,在应对新冠肺炎上表现得并不出色,但他们的民意支持率却可能在不断上升,何故?这里面包含着一个政治学概念——在面对全民危机的时刻(如涉及对外的重大国家和民族危机的时刻),哪怕自己国家的首脑人物表现得挺糟糕,国内也呈现出拥护的面貌。这种效应,叫做“聚旗效应”(Rally round the flag effect),由美国政治学家米勒(John Mueller)在20世纪70年代提出。(米勒指出,每逢重大危机,美国总统的支持率就会迅速上升。这样的危机必须满足3个条件:国际性,直接涉及美国或美国总统,关注度高。)

不错,当大家共同面对某种危机,产生比较大的恐慌,有一个人举起一面大旗,呼唤聚集,人们就很容易主动团结聚集。体现在政治学的框架里,聚旗效应表现为,无论国家内部原有的政治争论如何,无论国民对领导集团原本的看法如何,一旦遭遇涉及对外的重大国家或民族危机时,国家的领导者或执政团队都会在短时间内获得很高的民意支持度。同时,国内舆论也会减少对政府的批判。

然而,这种效应一般并不会很长久,如果没有人为的刻意作用,它只能存在很短的时间,接下来一定会受到考验。而在新冠疫情日后的演变里,经济问题,或反过来进一步加深政治分化。若真如某些经济学家所预测,这场疫情之后,世界将面对全球性的衰退,甚至在一段较长时间内,可能都要面对萧条的情况,可想而知,我们将面对怎样动荡的社会局面。基于这种情况,许多领导者为了延长聚旗效应,会有意无意地将外国作为转移国内民众注意力的目标。通过制造各种国际矛盾,让民众继续感到自己处在某种对外危机之中,以此作为凝聚民众共识的工具。眼下,特朗普就在有意利用聚旗效应指责中国,或者有可能通过对外战争,继续将国内民众的注意力和不满情绪转移到外部,此皆为他确保大选选票、总统宝座的政治手段。 更令人担心的是,不只美国,西方多国都有这样的动机,都出现了这样的情形。因此,“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更显得前所未有的重要。 这场全球大战“疫”,是全世界的人,以科学和爱心,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努力。此际,唯有摒弃对立与歧视,同心携手,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黑死病、1918年大流感、两次世界大战……那是我们在书里读过的历史,今天,属于我们这一代的、世界抗击新冠肺炎的历史篇章已然降临。希望,当我们回顾往事的时候,是“人类第一次空前团结在一起,共同克服了一场危机”,而非丑陋的“病毒的政治”“政治的病毒”。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全球多国爆发新冠肺炎疫情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